纪检监察报:严实作风须一以贯之

 “确保扶贫工作务实、脱贫过程扎实、脱贫结果真实。”“要再接再厉,咬定目标,精准施策,精准发力,按时按质完成脱贫攻坚任务。”3月7日、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甘肃、河南代表团审议时,都讲到脱贫攻坚工作,强调脱贫攻坚越到最后时刻越要响鼓重锤,决不能搞急功近利、虚假政绩的东西。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号召党员领导干部持续保持迎难而上的担当精神和一以贯之的严实作风。 read more

全国首家司法物联网研究与应用联合实验室启用 赣州监狱引领智慧司法升级

3月27日,随着六方代表在共建合作协议书上落笔签字,全国首家司法物联网研究与应用联合实验室在江西省赣州监狱正式建成启用。

  启动仪式上,江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阎循店,司法部信息中心大数据与系统研发处处长牛学军分别致辞讲话,中国科学院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赵孚,江西理工大学副校长钟建生等分别代表合作各方作大会发言。其间,赣州监狱负责人就物联网技术的应用和产业发展做专题介绍并发表“物联网激情燃烧的岁月”主题演讲。 read more

干部赌博被拘后隐瞒身份 2年后参加竞聘才被发现藤黄茶

为狠刹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歪风,驰而不息纠“四风”、树新风,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震慑作用,浙江金华市纪委通报了10起党员干部参与赌博问题。

金华市中心医院信息科员工葛邦彪、病理科技师胡斌、泌尿二区医师罗荣利上班时间合伙赌博问题。2015年11月11日下午,三人在金华市婺城区桂林街某棋牌室内以“斗地主”方式进行赌博,被公安机关查获并予以行政处罚。2016年11月,葛邦彪、胡斌、罗荣利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read more

评论:当好“职业化校长”是施一公的“大使命”

当好“职业化校长”是施一公的“大使命”

一家之言

对施一公来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全身心投入办好大学。这并非牺牲,而是一种责任和使命。

4月16日,西湖大学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在浙江杭州召开。会上,西湖大学第一届董事会正式成立,由韩启德等21位代表组成,荣誉主席由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杨振宁担任,主席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校董会选举施一公为西湖大学首任校长,聘任许田、仇旻为西湖大学副校长。 read more

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马云身家2600亿成华人首富

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以下简称“富豪榜”),来自67个国家、1931家公司的2470名十亿美金富豪上榜,较比去年减少了224位。同时,430位(含40位已故人士)富豪跌出胡润富豪榜,创历史最高纪录。

按照财富值来看,共有1246位富豪财富缩水,769位富豪财富增加;另外新增201位上榜富豪,以中国和美国新增人数居多,分别为52人和39人,其次是印度,23人。 read more

天量新增贷款怎么回事?货币政策转向了?要降息?央行这么说

2月15日最新出炉的2019年1月金融数据可谓是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新增人民币贷款和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创下单月新高,M2回暖但M1同比增速创下历史新低,数据背后的原因何在?央行会降息吗?货币政策走向是否已经悄然生变?
为此央行专门举行吹风会,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齐齐亮相,解答市场的疑问。
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创新高,央行:属于合理水平,不是“大水漫灌”
孙国峰表示,总体看,1月份贷款同比多增主要是由于宏观调控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货币政策传导出现边际改善和一些季节性因素的影响。2018年尤其是四季度以来,人民银行积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缓解银行信贷供给存在的约束,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同时,银行普遍有“早投放,早收益”、争取“开门红”的经营传统。从历史规律看,1月份是全年贷款投放最多的月份,2018年1月新增贷款为2.9万亿元,是当年贷款投放最多的月份,今年1月新增贷款情况与去年同期情况类似,与实体经济的需求是相匹配的,属于合理水平,不是“大水漫灌”。
央行强调,考虑到春节因素,应把一二月份甚至一季度的数据统筹考察,不宜对单月数据过度关注。
在信贷结构上,周学东在表示,企业贷款结构在优化和改善,特别是工业和制造业的贷款增速回升,高技术制造业贷款增速比较高,金融对高技术企业支持力度显著加大,这是比较好的变化,反映了经济结构调整、供给性结构侧改革的成效。不含房地产业的服务业的中长期贷款也在增加。房地产业中长期贷款增速还是继续有一定幅度的回落
2.1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环比多增3.05万亿元,央行:货币政策效果逐渐显现
阮健弘表示,这显示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加大,是货币政策效果逐渐显现的结果。从社会融资规模指标的构成看,占比较大的项目都出现了明显回升:
一是贷款增速加快,同比多增较多。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5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8818亿元。
二是债券融资大幅增加。
三是委托贷款降幅缩小,信托贷款由负转正。央行称,这是今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结构出现的新特征。1月份委托贷款减少699亿元,分别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少减1511亿元和10亿元,下降势头明显放缓;信托贷款增加345亿元,是连续十个月减少后的首次增加,比上月多增833亿元。
四是商业银行对企业商业信用的支持力度加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票据融资显著增加5160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4813亿元,这部分已经在当月人民币贷款中体现;另一方面,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大幅增加3786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349亿元。
3.1月M1同比增速跌至历史新低,央行称春节因素
阮健泓解释称,春节因素推动M1增速的再次回落,“今年春节老百姓持有资金较以往更多,手头更宽裕”。
央行解释称,M1回落主要反映全社会流动性的结构变化,不代表流动性总量规模的变化,而1月份这一情况表现得更为突出。1月底临近春节,是企业发放薪资、奖金的高峰期,当月单位活期存款大幅减少2.03万亿元。个人存款和M0的大幅增长也能得到印证:1月份,个人存款大幅增加3.87万亿元,同比增长15.5%;M0增加1.43万亿元,同比增长17.2%。
央行还给市场对M1的关注度降降温。
孙国峰强调,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考虑,主要关注M2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因为从经济变量之间的关系来看,广义货币供应量与经济增长和物价的关系更为密切,这也是为什么央行选择M2作为信贷指标。M1是观测性的指标,也可以分析其变动的原因,但与M1和经济增长和物价的关系没有那么稳定,这也是全球各个中央银行都没有把M1作为货币政策中介目标的重要原因,分析M1的同时,不代表货币政策要为此做出什么样的调整,重点是观察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规模。
4.是否考虑降息?央行:贷款利率、货币市场利率是下行的
孙国峰强调,首先要更加关注实际的贷款利率的变化,去年以来央行采取了各种货币政策的措施,保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所以可以看到货币市场利率是下行的。债券市场比如说国债利率,收益率是下行的,企业债券利率都是下行的,贷款的利率走势也是下行的,特别是在去年最后的四个月,贷款利率下行的态势比较明显,尤其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是下行的。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两轨合一轨,推动基准利率和存贷款的市场利率两轨合一轨,这个过程中要更多地发挥央行的政策利率对市场利率和信贷利率的传导作用,我想从实际的效果来看,以及从利率市场化推进的进程这两个角度看,可以多关注实际的银行的贷款利率的变化。 
5.货币政策转向了?央行:稳健的取向并没变
随着1月新增贷款、社会融资规模等1月金融数据集体走高,市场也关心稳健的货币政策是否已经转向。
孙国峰给予了否认。他表示,“稳健”是货币政策的工作原则和指导思想,强调了货币政策要以稳为主,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既要有效实施逆周期调节,也要把握好度。具体来看,货币条件要与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及物价稳定的要求相匹配,既不能松,也不能紧。要根据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要求,实现总量适度,优化信贷结构,同时还要兼顾外部均衡,在多目标中把握好综合平衡。
从总量看,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根据形势发展变化,体现了逆周期调节的要求,节奏上也有春节等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宏观杠杆率保持稳定,谈不上“放水”;从信贷结构看,主要是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制造业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明显加速,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提升,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同时,较好地处理好了内外部平衡的关系。
央行强调,总的来看,货币政策探索并积累了不搞“大水漫灌”又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经验。
6.票据融资激增是否有套利情况?央行:在密切关注
今年1月末,银行承兑汇票承兑余额10.48万亿元,同比增速23.24%;票据融资余额6.3万亿元,同比增速60.6%,占各项贷款比重4.51%,同比上升1.32个百分点。
邹澜在解释1月票据融资增长较快时给出了三个原因:
一是在票据融资利率下行的背景下,企业票据融资的意愿增强。相对贷款和其他融资方式,票据期限短、便利性高、流动性好,是中小企业的重要融资渠道。同时,再贴现政策加大信贷结构的引导优化,票据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目前,使用票据融资的企业中,中小微企业占比超过六成。
二是票据在解决账款拖欠方面的优势进一步凸显。随着票据融资便利性提高、融资成本降低,票据流转加快,大量企业通过签发和转让票据解决账款拖欠和资金周转问题。据统计,已签发的银行承兑汇票中,中小微企业的比重为62%。
三是1月份票据融资增长较快也有一定的季节性因素,从历年数据来看,年初票据业务增长量一般高于全年平均值。
在被问及票据增加是否有一部分是有套利时,邹澜表示,个别的现象难免是有的,央行也在密切关注。总体来说,增长是跟刚才说的几个因素有关。 read more

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这位代表的呼吁值得深思

“中青评论”微信公号3月4日消息,,近日,在全国两会上,长期注意生育问题的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呼吁,应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性政策,保障非婚生育子女的合法权益,包括无条件为其上户口等。黄细花指出,虽然现行法律保护已婚和未婚妇女的生育权,但有些地方法规与部门规章却在实际上限制或惩罚未婚女性行使生育权,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黄细花认为,废除歧视非婚生育的政策,一方面能够降低女性生育成本,提升生育率;另一方面也能重申法律对女性生育权的保护,给予女性更充分的自主权。
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这位代表的呼吁值得深思“中青评论”微信公号 图
对黄细花代表的建议,社会上难免出现不理解的声音。在一些人看来,保护未婚妇女的生育权,似乎是在“鼓励”未婚先孕,与社会公序良俗不符。然而,自己分析,便会发现,黄细花代表的呼声,其实与社会道德并不矛盾。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既有利于国家,也有益于我国女性的权益。
首先,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有利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现行的中国法律明确规定”公民有生育的权利“,并且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拥有同等的权利。但在现实中,各地对非婚生子女落户有很强的限制,因此也会影响他们的受教育权等基本权利。此外,非婚生育子女在一些地方,还需要缴纳高昂的社会抚养费,这同样是一种制度层面的歧视。
地方政策对未婚女性生育的惩罚,与国家法律对女性生育权的保护,两者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冲突。这种冲突的存在,损害的是国家法律的尊严。法律向大众许诺平等的保护,政策便理应落实法律的承诺,这个道理十分简单。
正如黄细花代表指出的那样,妇女不得不未婚生下孩子的情况其实有很多。大多数未婚先育的女性,都是在无可奈何的状况下才作出这种选择的。禁止非婚生育子女落户或是对其收取高昂社会抚养费,惩罚的实际上是无辜的孩子和“单亲妈妈”这样的弱势群体。未婚生育的女性与非婚生子女,在社会中本来就会遭受歧视与冷眼,国家就算不能对他们“雪中送炭”,也不该让他们“雪上加霜”。
传统的观念固然要求养育孩子需要父母的陪伴,但在现实生活中,独自抚养子女的“单亲妈妈”群体也越来越多,这也打破了我们对传统对家庭的想象。那么为什么有能力、有意愿的未婚女性不能通过技术手段独立生育与抚养孩子呢?一方面,这能够推进当代家庭生活的多元化,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对家庭生活与抚养子女的想象;另一方面,这有利于生育率的上升。从北欧国家提高生育率的经验来看,当社会对女性的生育权益有着更全面的保护时,女性就不再需要考虑生育对她的人生带来的全方位的,往往是负面的影响,生育与否成为一个女性自主的决定,因此往往会更有意愿生育。
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性政策,不仅是对女性和儿童权益的保护,也是一种对人口问题的探索,,因此,黄细花代表的建议,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原题为《废除对非婚生育子女的歧视,这位代表的呼吁值得深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