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湖南城镇学校接收农民工子女20万

  长沙晚报讯  昨晚,全国首部反映留守少年儿童生活的音乐童话剧——《快乐城堡》在湖南大剧院首演,感动了在座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工作者、少儿专家,观看该剧的留守儿童代表更是泪流满面。昨日,全国手拉手关爱留守儿童工作现场会在长沙召开,会上,湖南关爱农村留守少年儿童的系列举措和长效机制受到推广。

  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为关爱留守儿童工作现场会发来贺信。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张晓兰、省委副书记梅克保及全国各省市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工作者、少儿专家等200余人出席会议。

  湖南现已有240万留守少年儿童。从“一对一”结对帮扶到学校、家庭、社会立体监护网络的建立,从共青团等群团组织到党政部门,近年来,全省各级各地对留守少年儿童给予了充分的关爱。仅2007年全省就有30多万爱心人士以不同的方式参与了关爱留守儿童工作,注册“知心哥哥”、“知心姐姐”达到3万多名。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6年全省有20多万省内进城务工人员及其子女租住了城市廉租房,全省城镇学校共接收农民工子女超过20万人,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100%。 read more

Read more
Categories:企业目录

株洲女干部“海选”夭折记

  “26岁以下”、“电视选拔”、“须考仪表才艺”……

  当这些衡量方式与“女领导干部”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株洲,这座距离中国“海选造星”浪潮发源地长沙仅50公里的地级市,毫无准备地卷入了一场舆论风波。虽然“海选女干部”在株洲最终只是昙花一现,但从发动到叫停短短的四天里,舆论、市民、官员各自不同的表现耐人寻味。 

  “海选女干部”在株洲最终只是昙花一现。各方重压之下,主办方不得不在10月21日以宣布“活动暂缓”的方式逃离了是非场。此时,离10月17日“海选女干部”消息首次曝光,才仅仅过了4天。 


  去年10月南航空姐海选中,女选手们展示腿步仪态。“超级女声”之后,海选之风席卷全国,难不成连女领导干部们也忍不住要秀一把? CFP 




  当地报纸于10月17日发布了女干部“电视选秀”的消息(上图),仅仅两天之后,政府就正式发布公告(下图),去掉了“电视选拔”,“仪表、气质、才艺”等用词。 

  2007年10月17日,长沙某报驻株洲记者站记者赵洪刚看到当天《株洲晚报》上“电视公开选拔女干部”的消息时,曾犹豫再三是否该转发。在左右掂量了一个下午后,他还是把稿件传回了报社,原因是:他判定“这应该是一个正面报道”。 

  但随之而来的事实却证明了这个想法多少有点一厢情愿——在稿件发表后很短的时间内,这则不足400字的消息,经互联网迅速传播和放大,最终升级为一起沸沸扬扬的舆论事件。“海选女干部”、“女干部超女”、“公务员选秀”等富有传播效果的词汇把这场原本旨在“创新”的地方女干部选拔活动冲击得难以招架。 

  “26岁以下”、“电视选拔”、“须考仪表才艺”……娱乐化的表现形式与一向公正严肃的干部选拔相提并论,成了本次事件的争议焦点所在。有人说是作秀、闹剧,娱乐入侵政治,也有人说是民主、进步,干部选拔制度的创新。这座南中国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城市,毫无准备地被卷入了一场舆论交锋里。 

  株洲,以炎帝陵所在地而著称,近年来又以工业、交通、物流等快速发展而崛起于湘中。从这个地级市往北50公里,正好就是中国“海选造星”浪潮的发源地长沙。2005年,娱乐湘军在这里以“超级女声”等节目开创了中国电视的选秀元年,自此,“海选”之风从湖南发轫,席卷全国。 

  然而,“海选女干部”在株洲最终只是昙花一现。重压之下,主办方不得不在10月21日以宣布“活动暂缓”的方式逃离了是非场。 

  一则本地新闻 

  如果不是后来的“女干部海选事件”,2007年10月17日的《株洲晚报》并没有给25岁的徐倩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徐倩之所以会特别留意当天刊登在第二版“综合新闻”上的这条消息,是因为身为株洲市政府一名科员的她,需要时刻关心当地的各类公告和政策发布。 

  这篇名为“我市公开选拔优秀女干部”的消息稿,如此写道: 

  为发现、推荐一批优秀人才,储备充实女干部队伍,市委组织部、市人事局、市妇联决定从10月20日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优秀女干部电视选拔活动。凡年龄在26岁以下、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女性均可报名,报名对象不分城乡,不受职业限制……在经过笔试、面试、复赛、半决赛后,决出10名选手在明年元月中旬参加总决赛。参赛的内容,主要包括仪表、气质、思维、表达、才艺(舞蹈、声乐、器乐、相声、小品、书法、绘画、制作等)、知识面及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前10名由组委会颁发荣誉证书及奖品,并由组织人事部门按程序调任相应领导职务。 

  徐倩看着新鲜,就把这一版从报纸中抽了出来,塞进茶几底下。“当时以为是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之类的,打算回头问问同事。” 

  第二天上班,办公室里对头晚这则消息却有了大相径庭的转述,有人说是“女干部备案”,也有人说是“女干部竞聘上岗”,更有人直接说成“女干部才艺大赛”,年纪最轻的徐倩还成了众人怂恿的参赛对象。 

  “很显然,大家只是把这当成消遣的谈资。”而徐倩对这则选拔消息的兴趣也因为对内容的一知半解而消减,“后来我也都没在意了”。 

  激起千层浪 

  而最终将这则消息推到公众面前的还是记者赵洪刚,在徐倩把报纸塞到茶几底下的10月17日下午,这则消息却给了赵足够的兴奋度。凭着近10多年的职业敏感,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首创式”的举动,“起码在电视公开选拔这种形式上,以前没有听过。” 

  随后,赵给《株洲晚报》首发这则消息的记者郑炜青打去电话,这对湖南新闻界的多年好友相互间一向知无不言,但这一次郑却显得异常谨慎,只说消息是从朋友处获得,其他细节不愿多说。 

  赵洪刚多方打听未果,后来拨通了株洲市妇联的报名电话,以“代人咨询”为名简单核对了活动相关内容。10月17日晚,赵将郑的原稿进行了适当压缩,发回了在长沙的编辑部。18日,《长沙晚报》在第17版刊登了名为《株洲电视选拔女干部》的报道,旋即,这篇380字的新闻稿,又被贴上了电子版。 

  稿件上网后,一轮超出原创者想象的评论热潮开始在虚拟世界里酝酿成形,网络传播效应开始成连锁式爆发。 

  “那晚坛子里可热闹了。”株洲某机关公务员周勇平习惯每晚睡前都去查一下邮件和论坛留言。一登录,一位网友就把“海选女干部”的链接发给了他,这是当晚论坛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五花八门的跟帖和评论让周勇平饶有兴致地在电脑屏幕前守了大半夜。“最后大家都说,株洲这回要出大名了。”

  一份不愿公开的通知 

  在网络舆论开始酝酿至爆发的同时,记者赵洪刚仍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捅开了马蜂窝。此时的他正积极地与编辑部沟通,希望能让他继续做追踪报道,或写一个漂亮的专题。 

  所以,在10月18日将第一条消息转发后,赵洪刚又找到郑炜青——他从同行那里获悉,郑手上有一份介绍此项活动的官方文件《关于开展株洲市优秀女干部电视选拔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他的消息稿便据此概括而出。郑再次拒绝了他,说他没有这样的通知。直至11月16日本报记者找到郑时,他仍以这样的说法回应。 

  与此同时,“株洲市公开选拔优秀女干部组委会办公室”的人联系上了赵洪刚,与他协商不要再就此做任何报道了,因为“事情还没有最终谈妥,还要等活动冠名权的落实。”接着,编辑部也打来电话,说这事就不要跟下去了。 

  当赵洪刚以为一切就此平息的时候,事情却在10月19日来了个急转弯,当天的《株洲日报》和《株洲晚报》均全文刊出了一则《株洲市公开选拔优秀女干部公告》,与2天前《株洲晚报》首发的消息相比,里面除了保留“报名者需26岁以下”和“前10名调任领导职务”等条款,其余如“电视选拔”、“复赛、决赛”以及“仪表、气质、才艺”等环节均未提及。 

  至此,株洲“海选女干部”出现了前后两个不同的版本。先前仅出现在新闻稿中的《通知》,此时也变得难觅踪影。“当时问了主办单位和很多部门,他们都说没有。”赵洪刚说。 

  但这份《通知》也并非没有任何痕迹可寻。此间“炎陵(株洲市一个下属县)在线”网站一篇名为“炎陵女性踊跃参加株洲市优秀女干部电视选拔活动”的新闻稿曾提及:“炎陵县妇联10月15日收到《关于开展株洲市优秀女干部电视选拔活动的通知》后,在短短的2天时间内,采取多种形式把宣传工作做到位……力争做到家喻户晓。目前,全县15个乡镇和县直单位全部领会文件精神,10余名优秀女青年已经报名。” 

  记者后来致电该县妇联,一位工作人员不愿提供关于《通知》的更多细节,并称“只是按照上级要求来开展工作”。 

  谁在回避? 

  然而,19日的这份更正意味的公告最终却没能产生应有的效应。此时的网民依然在先前“电视海选女干部”的消息刺激下,热情不减地制造着舆论炸弹,毫不理会这份以正规形式发布的《公告》。 

  与此同时,传统媒体也开始以评论形式介入事件。《东方早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山西晚报》、《河南商报》等多家媒体均先后发表评论文章,意见也泾渭分明地分为两派。 
  反对意见以长平的《海选公务员是在忽悠民众》和笑蜀的《民主且慢另类》等为代表,认为此举荒唐,有商业炒作之嫌,纯属误用民主、忽悠民众;而支持意见则有《“女干部电视海选”内涵不容忽视》和《海选女干部要求才艺无可指责》等文章,认为“公开”和“海选”体现了公平、机会平等,是现代社会政治参与的重要特点,是价值不可低估的“竞选”雏形。 

  记者此前曾拨通株洲市妇联的报名电话,一位罗姓工作人员说妇联只负责报名,具体的事情要问组织部。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株洲市委组织部干部科,一位姓王的科长说他不清楚情况,是活动组委会挂了他们的牌子。而株洲市人事局公务员管理科则回应“还是要找妇联”。三方均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直至11月16日,记者联系上株洲市妇联主席钟燕,她才表示愿意在电话里谈一谈。她称,外界最初看到的报道其实是来源于一份未经定稿的活动草案(即上文提及的《通知》),是被当地记者通过非正常渠道取得并发表,最后又遭遇外界断章取义般的曲解和误会。 

  钟燕说这个想法源于株洲市妇联的一次基层调研,她和同事们发现农村、居委会等基层一线的女性人才很少,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活动形式广泛发现、招揽优秀的女性到这些岗位来服务。 

  “我们所说的女干部只是对女性人才的一个通称,并非特指公务员和领导干部。”钟燕说,“事实上这项计划一直处于草拟阶段,还没有正式启动就被流传出去,遭到了一些人的随意揣摩和想象。”最后,钟燕以“没必要纠缠没有发生过的事”为由终止了采访。 

  在有过接触的市民和媒体记者眼中,株洲市妇联在当地算是一个颇活跃的组织,还是“全国先进妇联组织”。主席钟燕30岁出头,原是株洲县(株洲市一个下属县)的团委书记,2001年在全市公开选拔县处级领导干部中脱颖而出,被调到市妇联当副主席,5年后转“正”,成为湖南省最年轻的地市级妇联主席。 

  “这些年他们是办过不少实事的,群众认可度也不错。”株洲一位女记者说,“这次可能急于求创新,方式过了头。” 

  但让人费解的是,活动《公告》上所称的“组织部、人事局、妇联”三个主办单位,本报记者在钟燕处却得到了否认的回答,她称“是由妇联下属一个人才服务中心主办的”。 

  “他们必须扛下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妇联有参与筹备,但活动方案并非由他们所定。“现在事情闹大了,只有妇联是群众组织而非权力部门,揽下来是官场大局的需要。” 

  戛然而止 

  2007年10月20日,在国内媒体的争论胶着了2天后,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了署名为“程汉鹏、西域客”的读者来信《选拔女干部岂能采取“抛离化政策”》。文章的主要观点是:“株洲电视海选女干部真正存在的问题,是存在违反程序正义的问题,是依赖‘强者的管制逻辑’。公共规则被少数人操控,从而使一些没有程序正义、没有民意表达的政策,披着‘道貌岸然’的外衣执行起来。” 

  而此文刊发的这天,刚好是活动开始报名的第一天。根据当地几位媒体记者的说法,也就在这一天,境外媒体的评论惊动了省里领导,随后给株洲方面转达了意见,认为此事甚为不妥,应暂停。 

  “组委会还被要求递交了报告,最后由株洲市领导拍板,要求尽快停止。”赵洪刚说,“舆论反应过于激烈,以及境外媒体的介入都是关键因素。” 

  次日(10月21日),《株洲日报》A2综合新闻版刊登了一则落款为“株洲市公开选拔优秀女干部组委会办公室”的公告——“鉴于株洲市公开选拔优秀女干部工作,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大家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为更为稳妥起见,经请示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同意,此项工作暂缓进行。” 

  此时,离10月17日“海选女干部”消息首次曝光,才仅仅过了4天。 

  (应受访者要求,赵洪刚、徐倩、周勇平均为化名) 


 

read more

Read more
Categories:企业目录

袁隆平称赞长沙车展 想买辆新车送老伴

    据潇湘晨报12月16日报道 “婆婆子,国外老头老太都买这个,你觉得怎么样?”昨日下午1点40分左右,长沙车展迎来了一位贵宾,中国工程院院士、“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奔驰精灵Smart的展区,他向老伴推荐精灵Smart。“刚从意大利回来,看到欧洲有很多这种车,老太太开得比较多,类似保姆车,我想买给婆婆子,想买一辆三门双座车。” 

    昨日下午,长沙车展组委会工作人员在售票处看到了袁隆平院士,其家人正在排队买票,工作人员马上以贵宾待遇邀请袁隆平进入车展现场。据工作人员介绍,袁隆平是冲着精灵Smart而来,直接询问奔驰精灵Smart的位置,直接上二楼精灵Smart展台。 

    袁隆平向销售人员询问,有没有精灵Smart三门双座车?遗憾的是,目前中国内地还只有五门四座车销售。湖南中和投资有限公司销售经理雷斌介绍,三门双座的fortwo明年7、8月份左右才能进入中国市场,如果来了车,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袁院士。 

    “这是奔驰旗下的一款小型车,很不错。”袁隆平一边问,一边围绕展区的四座车看了一圈,咨询了四座车的油耗、排量、价格等问题,并打开车门仔细观察车内的仪表盘、内饰等细节。 

    “我很想买一款小车,田间的路比较窄,三门双座车很小巧,对我工作比较方便,可以开车去试验田。”袁隆平说。袁隆平还发现,精灵的展区设计很特别,三层楼式的玻璃房子,每一层摆了一台车。雷斌则介绍,“这是最具个性的设计,在欧洲是8层楼,中间有电梯,客户可以坐电梯上去选。”“最上面那台黑色的车比较好看。”袁隆平指着玻璃房子说。当车展组委会工作人员询问袁隆平还有没有想看的车时,他说,“不看了,我自己有车,不用买了,主要是给她。我喜欢车,但平时不会开车上街。”他还点评,长沙车展办得不错。 

    [小资料] 

    smart fortwo 

    由戴-克集团全资子公司mcc(micro compactcar)微型车公司设计生产的时尚两座微型车。主要针对追求时尚的年轻人设计开发,外形卡通,前脸像一个长着小鼻子,咧着大嘴巴,眯着眼睛笑的小丑。smart fortwo在欧洲取得了很好的销售成绩,曾经风靡一时,在欧洲街头随处可见憨态可掬的smart fortwo。它的排量为0.8L,油耗比较低,车速不快,预计国内的售价在18万元人民币左右。 

    smart fortwo整车全长仅仅2500mm,就像一个成人玩具,比我们经常看到的奇瑞QQ短了整整1米。当驾驶一辆两座smart行驶在马路上,迎面而来的QQ也会变得“庞大”。 

    smart fortwo的发动机转速表和时钟制作成两个独立的圆盘立在中控台上方,就像螃蟹竖起来的两个眼睛。 

    踏板都设计成小圆盘,与转速表和时钟相映成趣。 read more

Read more
Categories:企业目录
Sidebar
扑克之星 申博sunbet 申博sunbet 泳池设备 广州服装拍摄 日式分类垃圾桶 Bottle Packing Equipment N厂手表,JF厂手表,一比一手表 苏州外贸google推广张家港 奇米网 好刷网 QQ代刷网 股票配资 装修公司 中国股票市场内部 海南室内空气检测 嫩模美女图 看股票最好的软件 爱链网